“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时间:2020-12-03 16:05       来源: 未知

12月1日,据上游新闻报道,陷入经营困境和舆论漩涡已久,被多家企业申请破产的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下称:青年汽车),已于近日正式进入预重整阶段。
作为此次重整的主体,天眼查信息显示,青年汽车的自身风险提示多达1214条,法律纠纷超过500件。
另外,根据该公司的2019年年度的社保信息显示,购买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人数约为971人,这也与此前媒体报道中约1000人的公司在职人数相符。据悉,青年汽车员工人数最高曾达3、4000人,不过在陷入经营泥潭之后,因拖欠工资和社保,公司内员工出现了大量的离职潮。
12月2日,就青年汽车的预重整事宜,时代财经电话联系了青年汽车集团总裁办,对方表示此事需联系宣传处的“郑处长”。不过,时代财经拨打宣传处的电话并未获得接听。
同日,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青年汽车重整原因主要还是在于乘用车市场发展不顺,尤其是以莲花跑车作为切入,是严重的市场判断误差,应该说青年汽车在产品选择、发展方向上都出现了问题,后面又搞了水氢发动机项目,这个技术也是有缺陷的”。
据悉,11月中旬,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已启动该公司预重整工作。
“预计12月初,预重整工作及相关方案会获批通过,具体内容将以公告的形式进行发布。工资部分会在春节前完成结算”,当地政府主管部门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

“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青年汽车客车产品 图源:官方
乘用车布局失败
青年汽车也曾一度辉煌,特别是在商用高端客车领域。
2001年,青年汽车从德国NEOPLAN引进了其经典产品产品并命名为欧洲之星,该车2002年被交通部评为唯一的最高等级高三等级客车,也是国家重点新产品。彼时,单台欧洲之星的售价已高达200万元,其中的利润空间和创收能力可见一斑。
2008年,在与沃尔沃竞标中获胜后,青年汽车一举成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运用车,在北京奥运期间共提供了超过1000辆城市客车服务。在高端客车市场,青年汽车曾一度占有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
据上游新闻的数据显示,从2001年到2006年,青年汽车连续六年在国内同行业中获得车辆高三等级、产值、销售、同比增长、高档客车经济效益五个第一。6年时间里全国总共销售大型客车21059台,其中2006年青年汽车客车销量1250辆,实现销售收入24亿元。

“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图源:网络
不过,随着出行方式的多样化,尤其是高速铁路的迅速发展,相较之下,公路运输方式在时效性、便利性、安全性等方面均处下风,面临市场萎缩的风险。因此,青年汽车开始逐渐将目光投向了乘用车市场。
2006年11月北京车展,青年汽车宣布引进莲花科技并联合成立研发中心,排量从1.6—3.0升,产品涵盖了家轿、轿跑、SUV、MPV等一系列车型,正式敲开了乘用车市场。2008年,青年莲花首款车在贵州下线。

“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青年莲花产品 图源:网络
进入市场后,青年莲花因产品性能不足,缺乏自有核心技术而未被市场认可,销量一直低迷,且在产品上新方面也未能踩准市场需求的风口。
据悉,在2010年前后,青年莲花就对SUV车型进行了立项,但最终却推出了一款轿车产品,错失了SUV产品的红利期。
2013年,持续销量低迷、陷入经营困境的青年莲花开始传出了员工欠薪、大规模停产等新闻,2017年,青年莲花汽车正式宣布破产。
“个人认为,青年汽车与华泰汽车类似,都不算踏实造车的汽车制造企业,打着汽车制造的名义到处圈地圈资源,以投资的名义,获取其他方面的优惠政策,谋取暴利,最终导致破产重整”,12月2日,对于青年汽车陷入发展泥潭的背后原因,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接受时向时代财经指出。
“水氢汽车”闹剧
近年来,出于温室气体排放的紧迫以及能源安全的战略需求,中国政府通过一系列大力度的新能源补贴政策推动车企大力发展电动化技术和相应的产品。因此,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近年来也处于蓬勃的发展期。
不过,在2016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骗补”事件被曝光后,政策支持方式和力度也有所调整,实施“骗补”行为的企业也遭受了处罚。其中,就有青年汽车的身影。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青年汽车的处罚原因为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2019年4月2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公布了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车辆补助资金清算审核和2017年度、2018年度补助资金预拨审核情况。经过审核,国家监管平台发现青年汽车每辆新能源车的累计行驶里程不足2万公里。因此申请的343台新能源车补助资金7417万余元全部被核减。
在补助资金被核减后的一个月,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就以“水氢发动机”再次引起关注。
2019年5月23日,南阳日报一篇题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报道称,南阳市下线了一台水氢发动机,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并通过氢能发电来驱动车辆,此举意味着往后的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如此神乎其神的黑科技引发业内的广泛质疑。

“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报道截图 图源:网络
据庞青年表示,在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的状态下,该技术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同时庞青年还表示水氢燃料电池技术已成熟,并非胡编乱造。
但是,在早前的采访中,中国工程院衣宝廉院士告诉时代财经,所谓车加水即可行驶其实只是一个噱头,“他们的水箱中有与水反应能生成氢气的化学物质如硼氢化钠等。这种车动力性能差,氢的价格也高。”

“水氢汽车”闹剧半年之后,青年汽车进入预重



青年氢燃料电池公交车 图源:官网
最终,“水氢汽车”以闹剧收场。
终于,在2020年临近结束的节点,破产传闻已久的青年汽车终于宣布进入了预重整的阶段。
“‘水氢发动机’本就是一件荒谬的事,青年汽车转型失败不具典型性,唯一值得借鉴的就是地方政府在给企业提供政策、资金方面支持的时候要慎重,不要被个别企业蒙骗”,12月2日,在被问及其他车企该如何避免陷入与青年汽车陷入同样的转型泥沼之中,任万付向时代财经表示。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