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朱之文爆红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目识几个丁都是问题。 因为星光大道," />

[原创]算了,放过“大衣哥”吧 【猫眼看人】

时间:2020-12-14 13:00       来源: 未知


[img]//qc-cache.kdnet.net/upload/2020/12/14/202012141041376057.jpg?imageView2/0/h/600=" />



大衣哥朱之文爆红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目识几个丁都是问题。

因为星光大道,一位他爹妈给的一副好嗓子,这个农村汉子猝然就火了,火的一度炙手可热,所谓人红是非多,这都是现代定理了,果然,火了的大衣哥朱之文也是这样。

有人说,大衣哥就那副嗓子不错,剩下的都是错的。比如他唱的那些歌曲,没有一首是他原创的,说白了,就是一个会翻唱而且唱的不错的歌手而已。这话这没错,但是,放眼所谓中国歌坛,自己没有一首歌靠着唱别人的歌火的一塌糊涂,火的声名鹊起的也不少,比如那个被号称所谓中国歌坛的一姐那大姐不就是吗?

这年头同行是冤家还真就不少见,当年那大姐和杨坤们狂怼歌手刀郎,甚至轻蔑的说:他唱的那是歌吗?

现如今,刀郎依旧用一曲曲的原创出来打那些质疑他的人们的脸,也算是大嘴巴子抽的震天响,那些曾经小看蔑视刀郎的人,如今也没见比刀郎好在那里。

大衣哥从溜光大道走出来,火了,然后,符合火了的一切定律。有说好的,也有跳着脚骂娘的。大衣哥给家乡做的一切,无论做了多少依然在乡亲们的嘴里没什么好。那些借了大衣哥钱财不还的人,觉得一切都很天经地义。

这世相真的很滑稽。

至于大衣哥和什么恩师反目,以及林林总总的劣迹,网络上也会隔三差五的出来,这都不意外,人活世间,你想真的做到八面玲珑,处处顺风水,那就是美好的愿望罢了。

我只是听过这个农村汉子的歌,嗓子不错,仅此而已。当然,后来也看到他在媒体上的各种露脸,一种粗笨憨外带着几分狡黠的感觉,这是我的印象。

但是,最近看到的有关大衣哥朱之文的几件事,觉得有些过了。有人在炒作大衣哥的“字”,说是几万块一幅还是一个字没细看,更有媒体说大衣哥要出书了了。

我看的哈哈大笑,觉得这很欢乐。

赵本山当年小品里有一句台词不是这么说吗:不管是炒还是炖,反正给你端上来了……

我们这里有句方言俗语,叫“撮着死猫上树”,大概意思一眼就能看明白,我就不解释了。

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么炒作大衣哥,就有点撮死猫上树的意思了。

当然,大衣哥是可以写字卖钱的,这年头愿打愿挨的,他乐意写,有人乐意花钱买,这一切就没问题。前几天我友给我转来两幅说是著名书法家的字,一幅是所谓的狂草,一幅是被人们称之为丑的恶心的丑书,问我怎么样,我坦言:苍蝇都是逐臭的,蜜蜂是采蜜的,这就是世间的区别。有人笑称那个狂草大家,他自己写的字自己都看不懂读不出来,然后你说他是大家,恕我直言:去他大爷!


[img]//qc-cache.kdnet.net/upload/2020/12/14/202012141042362641.jpg?imageView2/0/h/600=" />



至于丑书的那些丑,就更不值当说了。丑当道,有滋有味,似乎和当下很贴了,还能说什么?

很多年前,马云的一幅字画被媒体和无数看客吹捧的时候,我写过一篇博文,我觉得我们作为人的最基本审美和意趣的判断早已经被社会物化了,所以,就没有了该有的是非和善恶的判断,结果那篇博文下反对我的人乌泱乌泱的,觉得马云的大作那就是顶级艺术品,好吧,好吧,你们说了算,你们赢了。滑稽的是,几天前看到也是一个马云的视频,结果看到的弹幕上都是不友好的表达,什么资本家,什么去死,世相真的是太不一样了。一年前对着弹幕出来的都是一口一个马爸爸,求清空购物车呢。

大衣哥的一个字据说能卖四万,看着大衣哥拿着毛笔的样子,我不能笑,只是觉得挺有喜感。

至于大衣哥要著书这事儿,显然是又一次被撮上了树,小学文化的大衣哥这是步着本山小品里白云大妈的后尘来了,只是想问大衣哥一句:你写书之前确定你们村子里的厕所里也没有纸了吗?

我友问我:大衣哥这个算是文化现象吗?

我打着哈哈说:他们说了算,他们说是文化就是文化。死猫被撮上了树固然不好,但是为了需要,他们哪里会在意这个。

所以,万一有一天你在街头看到大衣哥的字,在书店看到大衣哥的书,都别吃惊,大衣哥的书好不好,也不能比《平安经》差吧。

标签:

友情链接():
性欲倒错育儿健康小知识中国古代医学小凉菜艾叶红糖鸡蛋乙肝 传染沙窝萝卜人不吃盐会怎么样八年级下册数学练习册答案纯中药减肥药